我国宗教团体法立法大纲与建议

我国宗教团体法立法大纲与建议
罗承宗 南臺科技大学财经法律研究所教授兼所长
 
进入21世纪,转瞬也迈入20年了。由今日台湾法制建设观之,大抵呈现进展迅速态势。尤其自1990年代民主化以降,随着总统直选与国会全面改选,党国威权体制开始崩解,法制建设更臻健全。只是也不讳言的是,迄今若干领域裡,相关法律规范破旧残败,不忍卒赌。其中,有关宗教团体法制的严重缺漏,更让人忧心忡忡。
 
台湾宗教团体数量之繁,犹如恆河沙。大小宫庙更遍佈邻里街坊,蔚为奇观。然而,作为管理法源的监督寺庙条例,却係于1929年由「国民政府」制定公布全文13条,且全部条文从未进行修正,沿用到今天。2004年司法院释字第573号解释指出监督寺庙条例第8条及第2条第1项规定因违反比例原则、法律明确性原则乃至于宗教平等原则而宣告违宪,至迟于该解释公布日起届满2年时失效。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扣除被宣告违宪的条文外,监督寺庙条例其馀没有被宣告违宪的条文,实则也呈现严重年久失修、悖离现实的残破状态。例如该条例第9条一方面虽规定寺庙收支款项及所兴办事业,住持应于每半年终报告该管官署,并公告之。然而在该条文欠缺法律效果下,寺庙要不要申报收支款项,成了没有制裁的任意性规定。又如该条例第12条规定本条例于西藏、西康、蒙古、青海之寺庙不
适用之。从1949年迄今,「中华民国只剩下台湾」乃不争事实。但本条却活在大中国时空裡,怎不令人错乱?
 
宗教团体法到底该不该立?答案是清楚且肯定的,而且具有急迫性。权参行政院最近一次提出的2016年版宗教团体法草案,即清楚提及「按人民有信仰宗教及结社自由,无分宗教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为宪法第7条、第13条及第14条明文规范,为现行专属规范宗教团体之法律,仅有行宪前,由国民政府逾(民国)18年12月7日公布施行之监督寺庙条例,而该条例仅以佛、道等我国传统宗教为适用对象,且制定之时代背景与当今社会现况已有不同,无法因应需要」等语。至于为何立法延宕迄今,在立法总说明裡行政院也忠实承认「内政部自(民国)42年起,即广泛蒐集国内外宗教法令,研议另行立法规范宗教相关组织与活动,为迭有是否干预宗教信仰自由等争议,至立法进程之推动难以突破」。行政院官方说明显得保守且隐讳,事实上基于各种因素反对宗教团体法立法的阻力过大,导致立法迄今功败垂成,令人叹息。眼见近年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团体进行渗透,尤其选定法律规范高度缺漏、数量却最为庞大的寺庙切入。由此显见宗教团体法若还继续延宕下去,我国自由民主宪政秩序将面临更严重的致命威胁。
 
宗教团体法该怎麽立?这个争辩大概已延续了数十年之久。而且,即使再耗时数十年,本文认为也不可能凝结出社会大众都高度贊同的完美版本。本此意旨,本文认为以前述2016年行政院版宗教团体法草案为基础推动立法,应是当前最务实可行的策略,箇中重点又可归纳以下数端:
 
l  明确定义宗教法人与宗教建筑物:以「具有宗教建筑物或其他一定财产,以对外从事宣扬宗教教义及举行宗教仪式为宗旨,依本法向主管机关完成登记之团体」定义宗教法人。以「依建筑法取得供信众从事宗教仪式及宗教活动使用执照之建筑物」定义宗教建筑物。此意义在于,对宗教团体採登记制,若未经主管机关完成登记,即非本法承认的宗教法人;未依据建筑法取得使用执照,亦非本法的宗教建筑物。
l  宗教法人章程纳管:宗教法人如何营运,会议如何召开、负责人、管理组织成员之职衔、资格、任期、职权、产生与解任之要件、程序及管理组织成员之名额、解散后賸馀财产之归属..等重要事项,都应于章程明定,以防杜争议。
l  赋予主管机关撤销与废止宗教登记的权限:现行监督寺庙条例最大缺陷之一,就是行政机关并不具有强制管理权限,以致公权力不彰,乱象迭生数十年。宗教法人应採必要登记制度,且经核准设立登记后,如有应撤销或废止之事由,经限期改善或补正而未改善或补正,主管机关得依职权撤销或废止其登记。
l  宗教组织内部的基本低度管理:宗教内部如何营运,固然应尊重各宗教的差异。但若干基础事项,仍须由法律介入规范的必要,以杜弊端。例如规定:宗教法人负责人及管理或监察组织成员应年满20岁具完全行为能力、宗教法人管理组织成员相互间亲属关係比例的限制等。
l  宗教负责人消极资格限制:以宗教组织掩护犯罪的案件,并非罕见。考量宗教法人负责人对社会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应定明宗教法人负责人之消极资格,如有曾犯组织犯罪防制条例规定之罪、或犯刑法妨害性自主、妨害风化罪章规定之罪,经有罪判决确定…等情形,藉此排除不适任者担任宗教团体负责人。
l  赋予法院宣告负责人滥权行为无效机制:为防止宗教法人负责人、管理组织成员执行事务滥用职权,违反章程规定以图私利,应定明主管机关、检察官或利害关係人得声请法院宣告其行为无效,以资救济。
l  宗教财产的合宜管理:为使宗教法人能够永续运作,应规定宗教法人原则上不得对其设立登记的财产处分或设定负担。另外,为防止宗教团体假宗教之名而图私利之弊,亦应明文禁止盈馀分配。
l  财务报告透明化:宗教法人应于年度结束后,应检具年度财务报告,报主管机关备查。若若宗教法人年度收支总额达一定金额者,为健全其财务制度,其财务报告应经会计师查核签证。
l  捐献资讯透明化:应定明宗教法人接受捐献财物者,应于一定时间内将捐献者相关资料供捐献者查询,俾使捐献者确认所捐献财物流向,以昭公信。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