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台军售的升级与转变

美国川普政府先是在7月批准售台108辆M1A2T战车,随后于9月也将正式同意售台66架F-16V新战机,华府在如此短期内接连出售台湾重要武器装备,过去前所未见。特别是战车和战机两项重要武器的性能,都与美军现役同等级,可以看出,除了美国对台军售的质量已经升级,对台军售的政策和模式也开始转变。
过去美国对台军售政策,在军事评估上综观大概依循三项原则作为决策依据:第一是衡量两岸军力平衡;第二是国际市场是否竞争军售;第三是台湾是否已经研發成功相关装备。当然,政治上的考量,包括华府是否能抗拒来自中国的压力和阻碍,以及美台的政治互信和关係冷热,也都会牵动美国对台军售决策。
首先在军力平衡原则方面,早年美国在两蒋时代售台军武,一则用以吓阻中国军事入侵台湾,相对也不希望台湾在军事上主动攻击中国(反攻大陆)而引爆台海战争。由于过去解放军海、空军力不强,战机很少出海演训,因此美国对台军售多以陆军地面防卫武器为主,售台空军战机多半比美军现役次一世代,海军舰艇则以汰除的二手老旧装备为主。不过在1996年台海危机后,当解放军因採购苏恺27战机从俄罗斯获得R-77中程空对空飞弹,特别是1999年后中共空军战机开始出海演训,美国也随之售台可与R-77相抗衡的AIM-120C中程空对空飞弹;而针对共军大量导弹威胁,柯林顿政府也售台长程预警雷达,这些武器售台目的,都在维持两岸军力平衡。第二项国际市场竞争原则,则是一旦台湾突破其他管道成功获得武器,美国也会同意出售相近装备。例如1992年台湾先是从法国获得採购幻象两千战机机会,不到一个月,美国老布希政府也随即宣布售台F-16A/B战机。第三项原则,则是台湾已成功自主研發出与美军同等级的武器,例如台湾成功研發雄二反舰飞弹,美国就同意售台鱼叉反舰飞弹;中科院研發成功天剑二A反辐射飞弹和剑翔反辐射无人机,美国遂同意售台求购已久的AGM-88B反辐射飞弹;台湾成功發展出空射远距遥攻武器万剑弹,美国也同意售台AGM-154C联合直攻弹药,类似案例不胜枚举。
至于美国对台军售的模式,在从1979年「中」美断交后,直到小布希政府在2001年宣布潜舰等三项对台军售以前,台美每年在四月份会召开「华美军售会议」,另有「空美」、「海美」、「陆美」各军种层级的军售会议。而在此之前的前一年年底,台湾军方会先派遣一名由上将副参谋总长层级的官员率团赴美,将台湾希望採购的武器装备清单交给五角大厦。同时,过去美国对台军售通常採取「包裹式」的审查和公佈,也就是把台湾三军阶段性所需採购的多项武器全数绑在一起,在一次性的批准和公佈,通常每次军售间隔从一年到数年都有。
而在售台武器的质量上,美方虽会衡量中共解放军的武力發展,但过去售台武器因受到台湾关係法中防御性武器的约束,通常会以低于美军一个世代的规格出售给台湾,特别是可用于攻击的敏感性装备。例如台湾希望获得F-16C/D战机,美国则售台次一等级的F-16A/B。不过,这些过去美国对台军售的政策原则和模式,从这次美国政府先后同意的M1A2T战车和F-16V战机两项重大军售案来看,有部分规则已经明显有所改变。
首先是对台军售的审查和批准模式,已经从「包裹式」改成「个案式」的case by case模式。虽然川普刚上任的2017年6月首度对台军售,仍沿用过去包裹式模式,一次宣布售台MK-48重型鱼雷在内八项武器(包括商售一项MK41發射器),但今年这两项军售,已改採个别审查和宣布,才会出现短期内分两次先后同意的状况,事实上美国对于其他盟邦,早已採取这种模式。其次,这次台湾获得的两项重要武器,华府在审查时,也尊重台湾军方根据新拟定的ODC全般防卫作战准则,所验证出实际作战需求所提出的採购清单,美方除了助台评估需求外,也支持台湾军方有合理论述的武器採购目标。同时,近年来双方也透过年度美台高层战略对话讨论,例如蒙特瑞会谈、美台年度国防检讨会等,先一步私下针对军购清单交换意见,再提供美方评估看法,像是台湾是否有足够预算、相关军购武器是否符合台湾作战需求等,像是台湾有意採购F-35B战机,台美曾有频繁讨论和沟通,双方最后有共识,同意现阶段F-16V战机对台湾空防是最快获得并符合成本效益的採购选项。
此外,近年美国对台军售武器的质量,已个别提升性能和等级,这方面,除代表美台间的政治互信有所提升,另外与解放军近年来的军力快速發展也有关係。除了这两次先后售台的M1A2T战车和F-16V战机外,包括在2008年美国同意售台的30架AH-64E阿帕契直升机、爱国者三型防空飞弹,2010年售台的UH-60黑鹰直升机,都已经是最新购型或和美军现役同等级,换句话说,这些武器都不再是早年被外界批评的「二手货」或「破铜烂铁」。还有在2017年6月川普政府首度通过的对台军售案中,包含Mk-48重型鱼雷、AGM-88B反辐射飞弹和AGM-154C遥攻飞弹等,都是美方过去不准售台的攻势作战敏感武器,而从最近几项军售案的内容观察,现在这条界线已经慢慢模煳。
回到F-16V战机的对台军售案上,则是另一项突破,因为这是美国从1992年老布希政府售台150架F-16A/B型战机以来,长达27年未曾再对台军售战机这类可用于境外攻击的重要武器载台,而这次售台的F-16V战机性能,也不再像当年被打折扣。从政治角度观察,这代表川普政府除对台落实相关安全保证外,也象徵美台关係正走向新高点。特别是这批即将获得的66架F-16V战机,是属于F-16C/D block70批次的最新版本,美军自己也将升级到此规格。在性能上因为有全新机身结构、加上推力更强的新發动机,还有适形油箱、机背电子舱等设计,未来无论在动力速度、短场起降、航程、挂弹火力、通讯和联合作战等各方面能力,都比原先142架F-16A/B战机升级为F-16V后的性能都来得更强,将让台湾空军战力大幅升级。虽然空军在寻求第三代战机上未能一步到位,例如直接获得同时拥有短场起降和匿踪性能的F-35B战机。但在有限预算、生产时程、作战需求、后勤维持和人员训练等综合平衡考量下,可以先拿到性能算是四代半战机顶级的F-16V,是在没有其他更好选择的情况下,算是不错的次佳选择。
至于M1A2T战车的採购,在性能上规格已和美军现役使用的M1A2 SEPV3接近同等级。火力上配备120mm口径的M256A1滑膛砲,可發射穿甲力在2000公尺内达800mm装甲防护的稳翼脱壳穿甲弹(共採购7862枚KEW-A1型),以及可用于滩岸或城市巷道的人员杀伤弹(共採购1966枚CA38型)等共7种弹药,火力较现役M60A3TTS等主战车更精准也强大。机动力部分则装备AGT1500燃气涡轮引擎,马力从现有M60A3TTS的750匹大幅升级到1500匹,如不加装外挂装甲或主动防御系统APS的63吨计算,时速最高可达72公里。至于防护力方面,则可能改以外销版的被动式防护装甲套件再加上陶瓷或贫铀等防护层,虽不弱美军独步全球技术的複合贫铀装甲,正面装甲防护力可达800mm以上,但相较于陆军现有M-60A3战机的装甲防护已算铜牆铁壁,共军火炮已难以击穿。
但更重要的,是在无形战力的提升上,因为能够获得与美军现役装备同等级的M1A2T战车,将让台湾陆军士气大振,进而强化作战时的信心和抗敌意志。特别是国军现有主战车都已超过20几年役龄,在共军透过心理战、媒体战宣传下,两岸在军事心理战的攻防下不免屈居下风。台湾获得号称地表最强战力的M1A2T后,将可有力回应中国对台的心理战攻势。最后,影响美国对台军售或台湾对美军购的因素,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台湾自己。台湾在国防建军上,除要有足够预算对外採购高性能武器外,也必须要能够国防自主發展武器,才不用担心国防武力受制于外;同时,还要有好的兵役制度,才能获得训练有素并且稳定的兵力,以發挥武器的效能;但最关键的是,台湾的军民必须要有不惧敌、同为台湾而战的国家认同和坚强意志,绝不能在心理上受到恫吓而自我分化,导致未战先惧甚至未战先败,这比获得任何战力再强的高科技武器都来得重要。
台湾观点专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院立场。
购物车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