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两会后国内政情之变化

中共两会后国内政情之变化

   一、前言

英国首相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你回首看得越远,你向前也会看得越远」。本文谨研整中共2020年两会前后之政情,据以研判未来之变化乃为文旨趣。

中共一年一度的两会大秀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延宕近两个半月后,终于在5月21日、22日起相继召开全国政协及全国人大13届3次会议。据悉今年两会的五大议题计为防疫常态化、经济发展目标、释放内需潜力、创新与升级,以及「十四五」规划的政策方向。中共年来遭遇前所未有的内外挑战,除与美国的贸易大战尚未喘过气,又因疫情蔓延,不但斩断全球产业及贸易链,重创世界各国的经济民生,惹来诸多国家的挞伐,也让其国内大量的中小民企难以为继,失业率直线攀升,使得国内生产总值GDP在第一季度下降6.8%,创下1992年以来首次负增长。正当中共「十三五」规划收官、实现全面脱贫目标之年,却遭遇史所未曾的经济困境,所以中共政权面对「下层建筑的经济,决定了上层建筑的政治」硬道理下,对于「经济发展」的实践至关重要,也迫使中共不得不在严重疫情威胁下,仍号令全国勉强复工复产救经济;更在此时,即使冒着染疫风险还是要召开走过场式的两会,就是要演给各界看到中共所确立下来的「抗疫模式下的经济目标」,但是识者还是可以嗅出两会之后迥异于原先规划的变化。

    二、内外形势险峻,冲击原有规划

经过中美两国二年多来的全面性政经对抗冲击下,由外而内原本已颇受创的中共经济,再遭受由内而外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严重打击,停滞的经济活动带来前所未见的险峻形势,使得原本按部就班逐次推进的政经规划严重受挫,欲达目标已显后继乏力,诸如:

(一)冲击到2019年10月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所订定的「三阶段」战略总目标(第一是2021年中共建党一百年时,在各方面制度更成熟更定型,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二是2035年,基本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进入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第三是到2049年中共建政一百年时,全面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体目标就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但从首要的第一个总目标「在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上取得明显成效」看来,从此次中共对于疫情的应处行为,不堪的行政体制乱象,上下交相瞒的官僚文化,未能全面覆蓋漏洞百出的公卫与医疗体系,这些劣质的制度在2021年到来之前,要有明显成熟定型的改善,比登天还难。

(二)根据2016年底公布的白皮书,2020年是中共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也是彻底摆脱贫困之年,至2020年底要变成一个「中等繁荣」社会,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消除贫困人口的承诺难以兑现,依据中共「扶贫办」两会前公布的现况显示,中国大陆仍有52县级千余村尚未脱贫,年内能否达标显然困难重重。

(三)习近平在2017年10月十九大报告中死命鼓吹的三大攻坚战:「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在这波新冠病毒的检验下,既没防范好此重大风险,更谈不上化解。 (四)影响到的是「十四五」规划(2021至2025年)。中共的迅速崛起,应可归功于以每五年为期程的「国家发展阶段计画」的落实,今年已经进入第「十三五」规划的收尾阶段。每个五年发展计画的编制期程长达二年以上,在2015年习近平大张旗鼓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希望到2025年中共从「制造大国」迈入「制造强国」行列,发展新一代资讯技术等10大重点领域;然近年来被美国贸易战大棒的轰击下,中共虽然坚持底线,但2019年的两会已经销声匿迹;「中国制造2025」的后半期正好与「十四五」规划期程吻合,所以中共在2019年10月底的四中全会里讨论了如何以「十四五」规划取代「中国制造2025」,中共积极调研编制的宏伟蓝图原本已进入即将完成的最后阶段;李克强2019年11月25日主持召开「研究部署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十四五」)规划编制」专题会议时,强调要坚持「发展第一」要务,突出「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的发展思想,「把发展机遇研判准,把困难挑战分析透」,立足中国基本国情和发展阶段,坚持「发展第一」要务,突出「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推动高品质发展,虽然意识到外部环境的强烈抵制,导致经济增长快速下滑,更算不到疫情对全球经贸的重创,这种影响不但全面而且深远,「十四五」调研编制依据的内外环境已然骤变,而且异常险峻。

   三、六稳极度不稳,六保难以确保

(一)因为中共政经情势不稳,才有「六稳」。在2018年3月美国发起贸易战,双方打得正酣的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因应外在环境逐渐陷入重大风险,恐引发内部政治风险的情势下提出了「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目的在于宣告「稳」字当头、防范金融风险、破解难题,深化改革激发经济活力、遏制涨价、解决好房地产问题、稳定就业等,充分显示就业、金融、对外贸易及内外投资都让人对未来预期的信心骤降,倘若无法采取有效政策措施,难以预期的信心崩解极可能发生,政治危机就无法避免。从而也可以看出,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中共悍然采取人类史无前例的封城手段,试图遏止极度不稳的发展趋势,但是严控疫情蔓延的封城措施,却导致居民消费受到抑制、投资活动放缓、外需显著萎缩,使得企业经营困难、就业压力加大、居民收入萎缩、财政收入下滑等问题凸显,直到武汉解封,仍然无法稳住阵脚。

(二)因为「六稳」不稳,才有「六保」。直到今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进一步提出了「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和保基层运转)。相较于一直无法稳住的「六稳」,已经难以奢望国内外的投资与贸易信心有所好转,转而更多的关注解决国内经济民生的基本面,无论「六稳」也好、「六保」也罢,都是就业为首,尤其是即将进入就业市场的八百余万高校毕业生,更是重中之重。据中共国家统计局5月公布的4月调查数据显示,城镇失业率增至6%,创下历史记录,在解决就业此一目标上,似已遥不可及;至于其他的民生问题、市场主体、粮食能源安全、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促进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达产、基层运转确保基层政府保基本民生、保工资、保运转等保障问题,都因境外疫情持续蔓延,多国经济出现停摆半停摆状态,国际经贸往来受到严重影响,导致海外需求下降,多数中小微民间企业停工停产,使其产业链供需产生严重断链现象,虽然两会积极支持将出口转向扩大内需,企图在严格疫情防控下,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尽快恢复到正常轨道,稳住经济基本盘,然就现实面来看,内外情势的持续严峻,短期内这些都难以确保恢复。 值得观察的,目前中国大陆已显现企业投资与民间消费的「供需双下滑」情况,政府与市场浮现「职能双失灵」的势头,当然「六稳」也就极度不稳,「六保」亦难以确保。

   四、会后政情诡谲,力保变中维稳

(一)中共会继续「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方向不变,在确立习近平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路线下,全力达到十九届四中全会所订定的「三阶段」战略总目标。但是现实观之,首先阶段的201年中共建党一百年的目标,要使内外冲击所显现出来的各种制度缺陷,取得更成熟、更定型的明显成效已不可能,且无论中共官方如何大力宣教,都不能消除中国大陆人民与国际间对其「一党一人专政」的质疑。

(二)中共为因应美国联合多数先进国家,藉疫情肆虐怨怼之机,全力围堵打击中国大陆发展之严峻挑战,习近平将布局推升国家需要巩固领导中心,团结内部一致对外,2022年「二十大」接班问题虽不致浮上台面成为国内乱源,然反习势力将借此联合要价,台面下利益交换势属必然。

(三)在「六稳及六保」的基调作为下,首要解决持续攀升之失业率,将推出各类基建工程,以吸纳大量下岗工人及高端失业人口,但因这些工程均非一般民企所能承揽,必将扩增国企职缺规模,导致国进民退现象更形严重,也将推升民企对政府的怨怼,更加深国际对其疑虑与抵制。 (四)2020年「十三五」规划虽未能如期如质完成,但依中共向来「好大喜功」的宣传力道,仍会大肆吹嘘已达成预定目标(诸如: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产业迈向中高端水平,农业现代化取得明显进展,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普遍提高,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取得重大进展);并将「2025中国制造」10大发展项目将纳入重新规画之「十四五」,以期在2021年两会顺利审定执行。

   五、结语

今年中共两会的大戏虽是走过场演给全世界看,但还是可以从通过的公告、政府工作报告及形式化审议通过的相关法律文件看出一些未来情势变化端倪,亦即中共政权为力保「变中维稳」,将紧抓「六稳及六保」作为,落实「抗疫及经济」工作,并广为宣传「十三五」规画成果与顺势推展「十四五」规划付审,并坚决遵循十九届四中全会所确立的习近平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路线下,达成「三阶段」战略总目标,以求「稳定压倒一切」,延续以「习核心」为「一党一人专政」的政权体制。但从中共目前面临重大外部形势包括美中经贸冲突、香港反送中运动、台湾政治现况等,再加上新冠病毒疫情持续延烧的变数,不但对中国政治、经济、外交及社会等造成全面性的挑战及变数,纵使中共官方及媒体如何大力吹嘘他们的「四个自信」(道路、理论、制度、文化),惟中共原先订定的各方面目标均无法达到预期成果,且接下来的2021年「十四五」规划能否依其发展情势调整而顺利开局,以及即将到来的2021年建党百年及2020年的「二十大」等政情大事,中共将如何有效应对,在在都将牵动中共政情的稳定与否,殊值吾人关注。 陈文甲 中华民国当代日本研究学会第一副会长

购物车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