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COVID-19)大浩劫 對美-中-台三角關係之影響

武漢肺炎(COVID-19)大浩劫對美中台三角關係之影響 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總統於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就職演說時強調:「兩岸關係將尊重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相關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以謀求兩岸之和平與穩定」。但北京並未因蔡總統之善意而有對等之回應;中共持續打壓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外,更在武力犯臺上加緊議程設定,從而增加了台海的張力,並威脅了亞太區域的和平穩定及發展。2020年1月11日台灣在蔡總統領導之下,堅守民主自由並強化台灣在印太戰略的角色下,蔡英文以817萬票連任中華民國第十五任總統。

基於台灣多年來的民主成就及在印太區域的戰略重要位置,美國川普政府於2017年1月20日後積極促進並提升台美之間的外交、經貿、科技及軍事及戰略之合作及交流,台-美關係達到1979年後最佳狀態,並朝法制化的方向全面提升、強化台-美之盟友合作關係。在此同時,美國對中國的政策也有了全面性的調整,包括川普政府在2018年對中國發動之貿易戰爭、科技戰爭、美軍在南海新常態的高強度之巡弋及美國對台灣、香港、新疆及西藏之民主及人權議題之更積極之支持。美國副總統Mike Pence於2018年10月4日在Hudson Institute發表重要演說,強調中國對美國的諸多掠奪及威脅,並強調美國對中政策亟需調整以遏止中國對美國之威脅;2019年10月24日,Pence在華盛頓D C第二次對中政策演講中,對北京的政策再度展開廣泛的批評,議題涉及美中關係、美中貿易、印太區域安全與秩序、南海及台海爭議等。這些美-中關係的競爭其實反映的不僅是美-中在全球權力結構性的矛盾及競爭,更反映了美-中兩強在自由、民主、人權等政治體制上的不同與衝突。

2018年年初的中美貿易戰爭,揭開了美-中全面競爭之序幕,美國對中國之經貿及科技制裁對中國之經貿、貨幣及產業產生巨大衝擊;導致過去一年,中國呈現了嚴重「經濟下行」現象,許多在中國的投資也逐漸轉向台灣、東協及美洲。至2019年年底,中國內部因經濟引擎之衰退,也重挫了中國之房地產、股市及其他經濟之表現,甚至影響中國政治及社會之穩定;在此同時,中國武漢爆發了嚴重的肺炎大流行疫情(COVID-19),並蔓延至全中國;並造成中國自2001年加入WTO後,作為「世界工廠」的最嚴峻挑戰。北京政府在疫情爆發初期反應遲緩,甚至刻意掩蓋疫情真相,最終造成疫情在全球之大蔓延。 雖然台灣早在2019年12月31日已經向WHO通報COVID-19在台灣以隔離病房方式處理COVID-19病人,以免造成人傳人之疫情擴散,但WHO秘書長譚德賽(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配合北京一中政策,竟因政治考量而未根據台灣在疫情初期之通報,亦未向世界通報台灣已經對COVID-19之人傳人疫情之醫療措施,以致延宕世界各國寶貴的防疫時機而導致全世界因COVID-19擴散而造成人類生命、財產、經貿、產業、宗教、文化及社會活動之浩劫。

相對於中國對COVID-19疫情之隱匿,台灣在抗疫上的表現不但獲得世界的讚賞,並成為各國對抗COVID-19之學習典範。台灣並秉著人溺己溺的精神,在醫療、衛生及科技上與世界各國合作,擴大醫療口罩生產並分贈友邦各國,以及積極參與全球防疫,也因此贏得全世界各國之尊敬,並紛紛與台灣進一步發展各種防疫及醫療之合作。在美國及日本力倡之下,越來越多國家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加入WHA及其他國際組織的參與。但北京卻將台灣在國際上協助抗疫之努力解讀為「以疫謀獨」,持續在外交上打壓、封鎖台灣在國際社會之參與;甚至趁COVID-19在全球大爆發期間加強在台海及南海週遭海域之軍事活動,企圖以武力恫嚇台灣及周邊國家。

COVID-19不僅在醫療衛生上造成了全球巨大之生命及健康的損失,也衝擊了國際經貿全球化的產業結構之運作,造成前所未有的全球經濟、貿易及產業的長鏈之斷鍊及解構。隨著各國疫情之升高及越來越多聲音指責COVID-19極可能源自中國武漢實驗室。加上中共對病毒起源及疫情資訊之隱匿,以美國為首的各國政府,甚至出現中共可能刻意發動「生化戰爭」之陰謀論,紛紛呈現「反中情緒」,並認真檢討過去數十年以中國為製造中心之全球化產業結構,某種「去中國化」(Decoupling China)的聲音越來越可能解構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全球化產業結構,從而重構世界經貿及產業地圖。 在區域安全方面,COVID-19也因人與人快速傳播而影響了各國在戰略的佈署;其中又以美國在印太地區的航空母艦官兵染疫而影響印太區域戰力佈署,受到各國高度矚目;至4月下旬,美國佈署在印太地區的航空母艦包括「羅斯福號」、「卡爾文森號」、「尼米茲號」及「雷根號」及40艘以上軍艦,超過3500官兵已有新冠肺炎之確診;許多人擔心中共是否會在美軍在印太地區戰力出現缺口之際,攫取南海島嶼及相關資源。

中共在3月及4月間明顯增加了人民解放軍在東海、台海及南海海域的軍事活動;譬如,中共在4月啟動遼寧號與山東號雙航母及萬噸驅逐艦在該海域之接近實戰之攻防演習,其目的,除了轉移國內因中美貿易戰及新冠肺炎所衍生之嚴峻的經濟、政治及社會壓力之外,可能趁美國及亞太各國因忙於防止新冠肺炎擴散之際對南海島礁及資源趁虛而入,進行軍事威嚇丶襲擊或佔領。針對此,美國在4月間罕見的在台海及南海以高頻率及高強度之軍艦及軍機之巡弋及備戰,明確向中共表示美國捍衛印太地區之和平、穩定之決心及實力。事實上,中共趁COVID-19在台海周圍海域及南海地區之企圖,反而加速並強化了美國在印太戰略的議程設定及戰略佈署;未來美軍在東海、台海及南海之巡弋、偵查及演習可能朝「新常態」的方式呈現,以節制中共在該區域的企圖心。

川普總統堅持COVID-19病毒起源在中國武漢實驗室,並在4月6日以911恐攻及珍珠港事件比喻COVID-19對美國之突擊;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4月15日接受福斯新聞頻道(Fox News Channel)訪問時表示:「我們知道這種病毒源於中國武漢,且這間病毒研究所距離附近菜市場只有幾英里遠。」COVID-19病毒起源中國說,及各國對中國利用疫情謀取暴利的指控,使得世界各國政府及民間燃起對中國的怒火並堅持一定要向中共咎責及賠償。截至4月24日至已至少有6國的官方或民間機構向中國提出訴訟或求償,求償總金額已超過50兆台幣。

另外,COVID-19亦引起世人對政治體制對於疫情管理效率的討論。有些學者認為在疫情的控制上,威權體制可以忽略人民的需求與偏好,透過政府各種威權措施控制疫情擴散的同時,也控制疫情的資訊,試圖不讓外界了解疫情,所以控制疫情的「效率」更好,可以快速透過封城的手段防止疫情蔓延;但亦有學者從民主體制的角度出發,認為像COVID-19這樣的跨境疫情,在不鼓勵資訊透明的威權體制下,中國一開始隱匿疫情,除了錯失防止疫情傳染的時機之外,更導致其他國家低估防疫所需要的準備。而台灣與中國應對疫情控制的差異,正好突顯了民主與威權體制不同治理方式;台灣不僅沒有阻絕疫情資訊,反而是讓民眾更容易、更方便得到資訊,從而得到優異的防疫效果。COVID-19見證了台灣的民主體制優於中共威權體制之原因,恰恰在於民主不僅以民意為政策之依歸,更有益資訊的流通與透明性以裨益於世界各國疫情之防制,民主體制開放信息的治理遠比威權政府為穩固政權而遮掩事實的做法更有助於化解危機。

COVID-19對全人類所帶來的大浩劫,對國際關係的影響是巨大且深遠的, 其中,對美-中-台三角關係的影響及美國於COVID-19後疫情時代將對中國採取一連串措施,至少將包括下列數點:

一、 美-中在鞏固或爭奪全球事務主導權的議程設定(agenda setting) 將在國際組織之主導權及發言權上更趨白熱化;譬如,美國將更積極著手國際組織,如WHO之運作是否符合人類安全之原則,及其運作方式是否符合民主法制及美國利益;

二、美-中之矛盾將進一步擴大為美-中全面競爭,而川普政府將透過下列政策和措施以確保「美國再次偉大」:

1. 結合「五眼聯盟」並透過法制化(legalization) 以追究中共在COVID-19 之病毒起源、病毒是否涉人為干預、是否與生化戰爭有關、為何隱匿病情、是否利用疫情謀取暴利等相關責任; 2. 領導各國向中共求償,總金額可能超過50兆美金; 3. 強化美軍在東海、台海及南海之戰備及軍力佈署,以推動「印太戰略」並進一步約制中共在「一帶一路」的發展; 4. 強化「資訊戰」及網路戰;並對中共刻意干預美國2020年年底之總統大選, 對中共採取更嚴厲制裁; 5. 除了要求中國依1月15日之美、中第一階段協議,中國必須向美國採購二仟億美元商品及服務外,川普政府極可能透過提升貿易關稅,展開第二波之美-中貿易大戰;

三、為鞏固台灣之民主發展及強化台灣在「印太戰略」之角色,川普政府或將採下列措施:

1.繼續強化臺灣之國防及戰略能力,譬如,2018, 2019及2020年之美國國防授權法之執行; 2. 協助台灣參與國際社會並加入國際組織,譬如,聯合日本、「五眼聯盟」及歐盟支持台灣加入WHA及聯合國其他國際組織; 3. 協助並支持台灣之外交關係,譬如:「 台北法案」之落實及推動; 4. 提升台-美交流層次,譬如:「台灣旅行法」之落實及推動; 5. 檢視(review) 美國的「一中政策」(One China Policy),並尋求「美國支持台灣參與以國家主權為前提之國際組織」及「一中政策」是否並存或脫鉤之方案。 中共對於川普政府在上述之政策與措施必不能接受,並可能強力反制,美-中關係極可能由經貿及科技競爭朝美-中全面競爭的方向發展,台海及南海極可能成為美-中兩強衝突的引爆點;而中共之反制極可能會針對台灣。台灣在親美之戰略路線上,持續並發揮台灣在處理兩岸事務上,除以堅持台灣之民主及主權外,將秉持和平、善意、韌性及實力以因應中共之壓力及挑臖,並期待兩岸之和平、理性互動,誠如蔡英文總統在2020年1月12日連任成功次日之國際記者會中,呼籲中共應正視台灣人民的選擇,以「和平、對等、民主、對話」,一起開啟兩岸良性互動時代。

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教授 宋 學 文 2020年05月05日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