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馬克宏總統獲選連任 ─試談法國面對國內外的挑戰與機會

解讀馬克宏總統獲選連任

─試談法國面對國內外的挑戰與機會 呂慶龍大使 (前駐法國代表)

   法國總統選舉制度

法國總統選舉自1965年以來開始由公民直選產生,總統任期於2002年席哈克總統主政時透過全民公投將七年縮短為五年,選舉的投票日通常是星期日。總統選舉採用兩輪投票制,投票首輪若有候選人獲得超過半數以上直接當選,若無,得票數最多的兩位進入第二輪投票,得票數較高者當選。

法國2022年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於四月二十四日舉行,現任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得票率58.55%,樂朋女士(Marine Le Pen)得票率41.45%,馬克宏成為法國第五共和1958年成立以來第九位總統,也是2002年席哈克總統以來第一位在非聯合政府下連任成功的總統,渠於2017年當選總統時年僅39歲,為法蘭西共和國自拿破崙三世(1848年以40歲之齡掌權) (註1) 以來最年輕總統。

 

法國選民具民主成熟度

法國為全球第六大經濟體,人口6,554萬人,本年總統選舉共有48,752,339人(55%網路登記)選民登記第一輪投票,在首輪12位候選人中,超過44%的選民分別投給極右的樂朋Marine Le Pen 23.15%)及極左的梅郎雄(Jean-Luc Mélenchon 21.95%),另外以激烈言論仇恨特定族群的非典型右翼名嘴澤穆爾(Eric Zemmour)竟然獲得7.07%支持,可見法國選民第一輪投票時對各候選人有比較感性的定見。第二輪投票率71.99%,2.23萬選民投空白票(註2) ,投票率比2017年還低,為1969年以來最低,顯示民眾對總統大選熱情度降低。

在第二輪投票僅有馬克宏及樂朋角逐情形下,極左的梅郎雄僅呼籲支持者別投給樂朋,卻沒講白投給何人,所以支持梅郎雄的票源成為兩位候選人極力爭取的對象,選民在二選一情形下,馬克宏本已有基本盤支持,加上不放心投給樂朋的選民做了理性的決定(法國選民應該沒有含淚投票的說法)而勝選。樂朋得票率雖由上一屆2017的33.9%增加到41.45%(樂朋宣稱是「巨大勝利」),結果還是由馬克宏勝出(得票率由66.1%減到58.55%)。此結果與2002年席哈克與民主陣線(Front National)創黨人樂朋Jean-Marie Le Pen (Marine父親)第二輪投票結果一樣,都是選民在第二輪雙雄對決時以理性思維投票,冀求穩定而不希望極端,也讓美國及歐盟領袖們鬆一口氣,主因在對抗俄羅斯議題上不致出現重大變局。

馬克宏順利地在幾乎所有民意調查機構選前公布均領先情況下當選連任,五月七日遵循總統府愛麗舍宮慣例,由憲法委員會主席法畢士(Laurent Fabius)主持第五共和繼戴高樂、密特朗和希拉克之後第四位連任總統授職儀式,沒有離開愛麗舍宮,樸實低調就職,典禮僅透過主要媒體頻道直播。馬克宏就職時期許深化民主,以建立新的歐洲和平,有鑑於第一任期間法國社會出現分化現象,故強調將採取不同的治理方式,「將法國打造成為一個更有活力且強大的國家。渠接任後的最大挑戰就是如何帶領「共和國前進」(La République en marche)(註3),在六月十二日及十九日舉行的立法選舉(選出577位國民議會議員)中勝選,以確保政策順利推動。以法國人理性思維及持續期待法國在國際社會中,特別在歐盟扮演領頭地位觀之,既然選出總統就該也選出足夠的國會議員配合支持施政,以確保法蘭西榮耀。

馬克宏就職後面對國內及國際議題諸多挑戰,綜合選前楬櫫政策來看,國內議題包括防疫、2018年爆發至今式微的黃背心運動、物價與工資上揚、醫護人力不足、稅率、退休制度(養老金)、大學教育、家庭收入、移民及去除伊斯蘭主義意識形態等問題,新政府必然全力以赴(註4:法國高度尊重專業,是一個由萬分之一菁英治理的國家),比較特別的是馬克宏向選民承諾就職後將任命一位直接處理生態議題的總理(註5),實質朝向落實上年十月十二日提出並獲得企業界讚賞的「France 2030」計畫(註6)。

 

馬克宏總統續任後面對的國際議題

法國於1958年進入第五共和,戴高樂總統一向採取獨立外交政策,不願過度依循美國政策,然而面對國際局勢大翻轉,馬克宏會採取何種策略,繼續強化在歐盟領導地位及如何與德國新政府繼續攜手合作(就職後第一個出訪國家就是德國),並減少對美國依賴,建立一個「強大的歐洲」值得繼續關注。

與俄羅斯關係:

依據France-Ouest日報報導,俄羅斯為法國第十五大市場,歐盟以外第七大市場,目前法國五百家企業在俄羅斯僱用16萬員工,為俄羅斯最大外國僱主,法國2020年自俄羅斯進口石油及天然氣價值57歐元,佔總進口額74億歐元77%以上,法國每年對俄羅斯出口值70億歐元(註7)。

 

俄烏戰爭:

法國與俄羅斯同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在戰事爆發後,與國際社會48個國家在美國倡議下一致採取聯合制裁立場,無論是安全理事會2月25日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決議案,或是聯合國大會3月2日以壓倒性票數通過決議,譴責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案及4月8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通過決議暫停俄羅斯在人權委員會成員資格都明確展現立場,並低調提供20億歐元援烏金額及接待超過七萬名烏克蘭難民(註8)。

馬克宏總統自2月24日俄烏戰事爆發以來一直與俄羅斯總統普丁保持直接溝通,不放棄任何止戰的可能,試圖勸說普丁“回心轉意”,公開表示不贊同拜登總統3月17日指責普丁是「戰犯」(一年前指責為「殺人犯」)及4月13日指責俄羅斯針對烏克蘭進行「種族滅絕」的說法,認為應該透過外交途徑尋求解決之道。馬克宏續於4月18日公開反對拜登說法,稱:“我不會使用這種語言,因為我會繼續與普丁總統交流,“我們希望在不發動戰爭、局勢不升級的同時讓俄羅斯在烏克蘭發動的戰爭停下來。” (發表此一談話後隨即接受澤林斯基前往基輔訪問,並重申了歐美盟國共同立場,及支持烏克蘭反抗俄羅斯,同時又不直接進行軍事干預。

馬克宏就職後於五月九日在史特拉斯堡歐洲議會演說中強調,"唯有烏克蘭自己才能確定與俄羅斯談判的條件。另法國外長樂德昂(Jean Yves Le Drien)於五月十三日表示,七大工業國集團(G7)「堅定團結」支持烏克蘭,直到烏國取得「勝利」為止,明確顯示法國支持烏克蘭的立場。另一方面從俄烏開戰以來,法俄兩國關係並非水乳交融,法國於四月間配合歐盟制裁驅逐41名俄羅斯外交官,俄羅斯則於五月十八日驅逐34名法國外交人員。

馬克宏與普丁通電話斡旋未有結果引起烏克蘭總統澤林斯基不滿,故於在5月14日接受義大利RAI專訪時嚴詞批評馬克宏試圖給普京一條“生路”,避免“羞辱”俄羅斯。澤連斯基更揚言,“馬克宏不須於此刻向俄羅斯作出任何外交讓步等語。此外馬克宏於3月25日公開反對普丁販售天然氣給「不友善」國家(歐盟國家在內)時要求以盧布支付。(註9)

烏克蘭加入歐盟:

馬克宏5月9日於歐洲議會演說時宣稱,烏克蘭想加入歐盟,「幾十年內」恐怕辦不到,歐盟不該是歐洲唯一一種體系,短期內應該先打造出新的「歐洲政治共同體」(European Political Community),接納烏克蘭和和英國等非歐盟國家,參與「歐洲的核心價值」,惟澤林斯基對此持保留態度。此一發展使馬克宏期待在續任總統後,面對美國及歐盟等48個國家持續加強提供軍備或其他援助予烏克蘭,和談未見交集點之際,扮演俄烏戰爭更重要協調角色,促成雙方簽署如「巴黎和平協定」的努力面對挑戰。

 

法國外交動向:

馬克宏對美英澳2021年9月成立AUKUS聯盟將法國排除在外,並將澳洲原先與法國簽定的十二艘傳統柴油動力潛水艇560億歐元訂單取消,改由英美協助建立核子動力潛艇艦隊耿耿於懷。拜登總統10月29日在會見法國總統馬克宏時表示,美國在策劃美英潛艇與澳大利亞的秘密協定時表現“笨拙” (clumsy) ,使法國處於困境(in the lurch),並動搖了(rattled)了歐洲對美國的信心。 (註10)法國為了維持與西方國際社會領導國家間特別是美英正常互動,先後於9月24日與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及10月28日與澳洲總理Scott Morrison電話溝通,顯示法國考量國家整體利益,務實忍耐面對。

 

歐盟政策:

馬克宏在維護歐洲安全上支持芬蘭與瑞典加入北約,曾明確表示「面對位在我們邊界上,並可能成為一個威脅的俄羅斯,我們需要一個可以保護人民的歐洲軍力,而不只是依賴美國。」實際上馬克宏早於於2017年五月當選總統後首次接受媒體訪問時公開表示,歐洲有必要減少對美國力量的依賴,單獨打造更能自我防禦的歐洲,並提出成立一支由9國成立的「歐洲部隊」(forces européennes),以便能夠快速展開聯合軍事行動、撤離戰區,或在天災之後提供援助想法,另稱「我們必須保護我們自己,以防範中國、俄羅斯,甚至美國。」

與中國關係可能發展:

自從法國於1964 年與中國建交以來,無論是雙邊或多邊關係,以及國際議題大致而言皆與中國維持良好關係。雙邊經貿關係密切(註11)直至COVID-19爆發後,法國見識到中國大外宣及對疫情相關資訊處理方式多所公開微言,加上中國駐法國大使不斷出現不少外交界少見的言談舉止(包括批評歐洲處理疫情病患及陸續對法國媒體與學者粗口惡言)招到反效果,對中國有另一層面的認識,也了解中國正透過深化與法德關係以影響歐盟立場。法中在雙邊經貿投資觀光旅遊方面應會繼續維持良好互動,另密切注意美國與中國間貿易戰,在「中歐全面投資協定」議題採取歐盟暫停批准的共同立場。此外法國近十年來已注意到中國在非洲54個國家(31個法語國家)透過「一帶一路」掠奪資源、爭取國際組織票源前,即用心經營與非洲大陸關係,特別是法語國家,透過各項援贈計畫及民間參與,吸引非洲國家與中國建立密切的關係,其發展正逐步威脅法國在非洲的影響力,法國能否繼續保持西方國家在非洲國家中的優勢,應是不可避免的挑戰。

與台灣關係可望持續正面發展:

法國自1980年以來,支持台灣以務實態度、靈活作法,經由文化、教育、科技、研發、經貿、教育、農工及航運等不同領域持續互動交流,以增進實質關係,法國為台灣在歐盟國家中第五大、全球地24大貿易夥伴,目前是美國以外最大科技合作對象。另雙邊國會外交成效顯著,多位曾訪問台灣的國會議員入閣擔任部會首長,了解台灣除成功脫離貧窮,成為經貿大國,分享法蘭西普世價值外,也有能力分擔國際社會責任,特別是見證民主制度可以在華人社會深耕、發展,為法國優質的合作夥伴,繼續深化雙邊互惠互利的實質關係。

 

 

註1:路易拿破崙Louis-Napoléon Bonaparte - 拿破崙一世姪子。

註2:vote blanc選民已領票卻未將候選人名單放進投票信封投入票櫃,表示已盡公民政治權投票,只是沒有滿意的候選人,所以將沒裝選妥人選裝入伴隨領票時發給的信封投入票櫃,與汙損選票成為廢票不同。

註3: 馬克宏於2016年四月在家鄉Amien成立「前進」黨(En Marche),2017獲選總統後更名為「共和國前進」(La République en marche)

註4:法國高度尊重專業,是一個由萬分之一菁英治理的國家,萬分之一的菁英建立制度,一般民眾跟著制度走即可。

註5:馬克宏總統於五月十六日任命博娜女士Élisabeth Borne為新任總理,博娜總理年61歲,為第五共和國第二位女性總理。巴黎綜合理工學院(École Polytechnique)出身,依據五月十七日法廣報導:博娜總理是法國媒體所形容的履歷上沒有差錯的“技術官員”(technocrate),“具備馬克宏提她的全部資質”,“不令人驚訝,是一個比較有邏輯的選擇”。博娜女士曾在左派政府任職,先後出任交通部長、生態轉型部長、勞工事務部長等職,熟悉大型公司如巴黎大眾運輸公司(RATP)事務及政治生態,處理過法國國營鐵路公司改革,失業保險改革等多個比較棘手問題。

註6:在未來五年內籌集三百億歐元,馬克宏總統表示:「法蘭西2030」是我們這個時代重大挑戰的答案,特別是生態轉型,通過一項大規模的投資計劃,以培養未來的技術冠軍,並支持我們卓越地在汽車,航空或太空領域的轉型。『法蘭西2030』的邏輯是推動法國走出危機的戰略,“重掌法國和歐洲的命運”:“更好地生產,更好地生活,更好地了解世界”。馬克宏同時表示,法國的社會模式應該不斷地“現代化”。 (法廣資料來源:法廣2021年10月12日,AP - Ludovic Marin  作者:安德烈)

馬克宏2021年10月12日發表的「France 2030」 楬櫫法國未來發展優先目標:

目標 1 :在法國發展小型創新核反應爐,改善廢物管理, 到2030年將投資10億歐元。

目標2:成為綠色氫的領導者。 到2030年,法國將使用80億歐元在其土地上擁有至少兩個千兆個電解槽工廠,並將大規模生產氫氣和所有對其有用的技術,成為“綠色氫能領導者。

目標3:使我們的工業脫碳,與 2015 年相比,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了 35%。 將投資超過80億歐元來實現前三個目標。

目標4:生產近200萬輛電動和混合動力汽車。

目標5:生產出第一架低碳飛機。 未來將有近40億歐元投資於這些運輸。

目標6:投資健康、可持續和可追溯的食品。 20億歐元投資於這些問題。

目標7:生產20種生物藥物,用於治療癌症、慢性病,包括與年齡有關的疾病,並創造未來的醫療設備,將生產 20 種生物醫藥和先進醫療器械。

目標8:使法國再次處於文化和創意內容製作的最前沿。已經確定了3個戰略領土:地中海弧,大巴黎北部。它們將成為French Touch的3大工廠。

目標9:在新的太空冒險中全力以赴

目標10:在海底投資。

註7:2021法國對我出口約30.78億歐元,法國自台進口約13.9億歐元。

註8:2022.04.27法國移民與融入署數據。

註9:2021年法國17%的天然氣8.8%的石油來自俄羅斯。

註10:拜登沒有正式向麥克宏道歉,但承認美國不應該讓最老的盟友驚奇。 拜登說:「 the submarine deal “was not done with a lot of grace.”」 (資料來源: 2021.10.29 France 24 法語電視台

註11:依據法國財經部2022.04.20資料 :2021法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達到396億歐元,而2020年為389億歐元;根據法國海關數據,2021年法國對中國出口大幅增長:增長37.3%,達到241億歐元。2021年,法國對中國商品的進口大幅增長:增長12.8%,達到637億歐元。

 

購物車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