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贊國是 鞏固民主的推手─賀田弘茂教授八十壽辰 李登輝

 

参赞国是 巩固民主的推手贺田弘茂教授八十寿辰  李登辉

 

众所皆知,田弘茂教授是一位国际知名的政治学者,但就登辉与他的互动和了解,其实他不只是学术界的菁英领袖,更是一位参赞台湾民主发展,勇于国是建言,深具道德勇气的台湾政治家,所不同于一般政治人物的是,他关心选举却不参加选举,但也因此更能客观公正的看待台湾政党政治的利弊得失,也由于田教授对国际民主发展、政府体制乃至全球战略、区域安全等议题,都有深入的研究,不只有理论的基础,更因他学养丰富而在国际政经学界深获敬重,甚而与许多国家的政府领袖与官员都有深厚的情谊,使他兼具国际政经实务的宏观视野。

 

登辉记得,在经国先生过世前,就交付登辉许多政治改革的任务,当时,登辉即旁征博询,搜集各国政府体制的运作的得失利弊,而当时在美国政经学界十分活跃,经常主持重要学术研讨会的田教授,他的许多英文著作都由美国史丹福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及英国牛津大学等出版社印行,不只洛阳纸贵,被誉为台湾学术之光,而这些早期出版的著作自然也是登辉必读的案头藏书。

 

一九八六年九月廿八日民主进步党在法令尚未准许下宣布组党,当时政府情治单位气氛十分严峻,但病中的经国先生特别召见登辉,要求登辉代表他在国民党中常会转答他的应采取温和的态度,以人民与国家的安定为念,处理事情的立场,使得一场可能发生的冲突化于无形。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蒋经国故总统宣布解除戒严,同年十月十五日又宣布开放大陆探亲,一九八八年一月年政府正式解除报禁,这一连串的大破大立政治改革是经国先生晚年对台湾政治民主化、本土化的巨大贡献,但也因此使台湾社会百花齐放、政治言论百家争鸣,包括国会改革、地方自治、中央政府体制及两岸关系、宪法增修等各种宪政争议也纷扰不体。不幸的是,经国先生在同年一月十三日逝世,登辉依法继任总统,却也必须赓续经国先生未竟的政治改革。

 

在登辉当选第八任总统后,由于国人政治意识的提升,加诸海峡两岸情势日益变化,国家的宪政体制改革方向,乃至两岸未来的互动方式,各界看法不一,登辉深知,为使中华民国台澎金马能长治久安,必须对四十多年来所累积的问题,做一通盘而全面的研讨并寻求解决之道,登辉在旁谘博询后决定召开国是会议,以群策群力集思广义,建立朝野及国人的共识,加速民主改革的步伐。在此期间,田弘茂教授就是登辉经常请益的重要友人。一九九○年六月廿八日,在朝野政党的合作下,国是会议在圆山饭店召开,而在会议筹备期间,田弘茂教授应允担任筹备委员,他也不辞劳苦,穿梭美台之间,为了谘询他的意见,我们也多次会谈,每次他都言所当言,给登辉十分中肯的建议。而更重要的是,没有任何政党色彩、既有本土意识又有国际视野的田教授,深受朝野政党人士的尊重,在正式会议时,当朝野与会人士有重大争议时,大家常公推他为会议主席,而他总能协调各方,找到最大的公约数与共识,甚至在国是会议最后的总结会议,田教授也成为各界一致推崇的会议主席,他主持会议不偏不倚、无党无私的风格,使得国是会议圆满结束,并获得十分具体的结论,为台湾的宪政体制改革奠定了坚实的民意基础。

 

深受海内海外国人关注的国是会议,是民主化台湾的创举,不只打破了国民党过去定于一尊的威权统治体制,也推进民主台湾迈向民主巩固之路,万年国会终于成为歴史,动员戡乱时期条例的束缚也顺利解除,台湾政治与社会的活力乃沛然莫之能御,然而国人对民主化台湾的政治认知,却仍未臻成熟,台湾要迈向民主巩固之路,仍然需要一步一脚印,再接再厉。

 

民国八十四年八月廿七日,多次婉谢到政府部门担任要职的田教授,以学者报国为职志,应长荣集团总裁张荣发先生邀聘,担任财团法人张荣发基金会国家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的田教授,更以他在美国丰沛的人脉与学术声望,与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共同举办全球第三波民主化的发展与巩固国际研讨会,邀请倡议第三波民主化的美国哈佛大学讲座教授杭廷顿(SAMUEL P.HUNTlNGTON),被国际政治学界誉为教父级的耶鲁大学政治学系主任戴尔(ROBERT DAHL)以及俄罗斯前总理盖达(YEGOR GAlDAR)、柏克莱加州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也是杰出政治学者史卡拉.毕诺(ROBERT SCALAPINO)及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国际民主论坛主任拉利.戴蒙(LARRY DlNMONE)等一百一十八国家地区的权威学者,以及六十多位对民主化卓有贡献的政治领袖来台参加。而正式会议的前夕,我特别邀请田教授、余英时教授偕同上述几位杰出的政治学者聚会,针对当代国际民主政治的发展,私下有一场精彩的对话,至今记忆犹新。

 

而在研讨会中,与会人士不只借鉴全球民主发展的经验,也从理论与实务探讨全球第三波民主化过程中的台湾民主巩固之路,同时也借由本次国际政治学界菁英荟萃的研讨会,向国际社会展现我国由戒严威权体制成功转型为现代民主国家的典范,事实也证明,民主台湾的政权和平转移的确受到当代国际研究民主政治学界与民主运动领袖的共同肯定。

 

翌年十月,为落实国是会议的决议,登辉再次邀请朝野领袖、各界代表,召开国家发展会议,已受聘为总统府国策顾问的田教授也代表学术界参与筹备会议,透过此一会议的召开,确认了中央政府体制与地方层级的定位,以及中央与地方财政收支划分,并就两岸关系政治、经贸研拟对等互惠的政策方向,确立我国宪政改革的目标,田教授的宏观、博学及明确的本土意识,常言人所不能,自然也受到与会人土的敬重。由此可见,在台湾政治的本土化、民主化改革的道路上,田教授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而今,我国的民主政治虽然仍未完全成熟,政党政治也尚未健全,但以民为主的政党轮替则成为常态,而三十多年来一直守护着台湾民主发展的田教授,不论是先前的旅美政治学者,或是回到台湾担任民间智库国策研究院院长,乃至政党轮替后被任命为台湾人第一位外交部长、驻英大使,以及近年来担任海基会董事长的职务,对台湾民主的信念始终如一,站在学术专业的宏观角度,为国家的生存与发展,竭尽所能,无私奉献,凡此种种尤其令登辉感念、感佩!

兹值田教授八十寿辰,特以此文为贺!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