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908日本眾議院中山泰秀議員在國策研究院 「臺日2+2對話與臺日中三角關係」座談會演講中譯文

2021 0908日本眾議院中山泰秀議員在國策研究院 「臺日2+2對話與臺日中三角關係」座談會演講中譯文

 

我是日本現任眾議員中山泰秀,今天不以國會議員身份,而以一個日本人及一個自民黨政治人物的身分來表達一些想法,跟各位報告有關亞洲、臺灣海峽的安全議題,並提出一些個人看法及建議。

 

首先想聊聊本人從政的動機與背景,父親、祖父都是從事政治工作,受到注重服務國家與社會的家庭教育影響,耳濡目染之下,很自然地選擇從政。1969年,當時年僅36歲的父親當選眾議員,直到71歲才從政界退休,父親從政的年代,日本跟全世界大部分國家一樣,開始與中國往來,當時與極權中國簽訂日中和平友好條約在日本是一項國內重大的政治議題,因為當時日本和現在的臺灣一樣崇尚民主自由,卻在半世紀前即與一黨專政的中國共產黨獨裁政府簽署了日中和平條約,引起國內相當熱烈的議論,當時在日本國會僅五位議員反對該項條約之簽署,他們是林大幹、濱田幸一、源田實、及玉置和郎,最後一位便是我的父親。

 

父親常對我說,民主自由的國家和他國簽訂和平條約應是在與該國發生過戰爭或處於戰爭狀態的前提下,若是在沒有和該國發生過戰事的情形簽署和平友好條約,本身就存在矛盾,而日本從未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生過戰爭,這是他一向堅持的政治理念。縱觀亞洲局勢現狀,正應證了50年前我父親與其他志同道合政治人物的擔憂。就歷史事實來說,1945年中日戰爭終戰,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49年成立,在此之前並不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國家,我們如何和一個不存在的國家發生戰爭呢?在這個矛盾存在的前提下,日本卻要與之簽署和平條約,五十年前注意到這個問題的五位國會議員便挺身反對和平條約的締結,當時臺灣的報紙也稱呼這五位政治人為「三勇者二賢人」。

 

現今國際情勢與區域局勢越來越複雜,有很多不得不考慮的問題,個人認為其中有兩件事尤其重要,首先,從地球儀上可以清楚看出,日本和臺灣陸地最接近的地方僅距離110公里,萬一在這110公里範圍內的臺灣海峽上發生戰爭,就地緣政治及經濟利益而言,日本實在無法置身事外。日本自民黨即將進行黨總裁選舉,也有幾位候選人加入選戰,身為自民黨員,個人認為下一任的自民黨總裁必須具備以下條件:將臺灣海峽的安全視為日本最為優先議題及不可推卸的責任,只有將臺海安全議題擺在首位的政治人物才能勝任自民黨總裁,而我們也必須謹慎地將票投給那個人。

 

其次,最近中東局勢也發生重大的變化,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阿富汗問題,在阿富汗駐軍20年的美國終於撤軍了,這項在川普政府時期即已決定、由拜登政府執行的政策所造成的影響現在正在亞洲地區發酵中,個人認為美國從中東撤軍的理由之一,乃打算將軍事力量集中在亞洲地區、特別是考量臺灣海峽安全有關的戰略操作方面。在21世紀初這個時間點,臺灣和臺灣海峽安全議題已然成為美國與歐洲各盟國關注的焦點,要透過什麼樣的國際合作機制才能確保臺海安全,以達致亞洲和平、安全的目標至關重要。在這個全球化、經濟高度相互依存,國與國的關係越來越緊密的時代,亞洲有事就不僅僅是亞洲的事了,而讓超級強權的美國必須從中東地區收手,傾注全力在亞洲問題上,意味著事態嚴重,非同小可。

 

另外,近年來由於科技的發展及應用,除了傳統的陸、海、空戰鬥型態之上,新增了宇宙、網路及電子戰等三種新型態的戰鬥領域,一個國家就算不發射飛彈,只要透過網路及社交平臺的操作,就可以影響另外一個民主國家的選舉,就可以達到和發動戰爭一樣的目的。最近本人收到了一份來自香港的訊息,於內容對本人的人身安全進行嚴重恐嚇,其原因則是對本人之前發表之於「一個中國」的看法,以及我說出「臺灣不是日本的朋友,是兄弟、是家人」這句話感到不滿,故透過社群網站發送人身安全恐嚇訊息。各國國內實體公共建設等具基礎設施效益僅及於其境內,但網路資訊影響範圍超越傳統國界,透過高科技的發展,國際網路資訊安全則無國界,一切都是環環相扣的,換句話說,和敵國之間的連結也變得比以往緊密了,所以如果能進行跨國的網路資訊安全合作,進一步促進資訊安全保障,對國際政治而言是一大喜事。

 

在太空戰方面,中國經過多年的軍事改革,近期內除了在強化海空陸三軍戰力方面外,在太空戰方面也頗有進展,包括對一般衛星的軍事運用、超高音速滑翔飛行器(HGV)方面的研究、以及透過衛星實施同步監控等等。中國發展太空戰,成為國際社會必須嚴肅面對的課題,日本則要思考在這樣的情勢下,需要採取何種措施加以因應。

 

無論就地緣政治或軍事關係而言,日本與臺灣均為命運共同體,臺灣及臺海的安全保障成為彼此要關心、維護的議題,感謝國策研究院的邀請發表個人觀點,也期望今後仍能有機會和有志一同的臺灣的朋友進行討論。

購物車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