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秉持自主外交政策,捐助我国疫苗的省思

立陶宛秉持自主外交政策,捐助我国疫苗的省思   

                    本院资深顾问(前驻拉脱维亚代表)   吴荣泉 2021 0703

 

立陶宛经济暨创新部长奥丝琳.阿蒙奈帖Ausrine Armonaite622日透过推特宣布,立陶宛政府将捐赠台湾2万剂AZ疫苗,当作人道援助,协助台湾对抗COVID-19的疫情。她也提到去年台湾赠送立国十万件口罩,并称「我们对真正朋友有需要时的协助是毫不犹豫的。」随后外交部长卡伯里约里斯.蓝斯伯基思(Gabrielius Landsbergis)也称「此小小的心意展现立陶宛与台湾人民团结对抗新冠状病毒,热爱自由的人们理应互相照顾。」充分显示立陶宛传统相对独立自主的外交作为。

 

驻拉脱维亚台北代表团代表黄钧耀表示:「在台湾疫苗短缺之际,立陶宛是第一个对台湾捐赠疫苗的欧盟国家,显示立陶宛对于台湾的友谊,我们深深感谢立陶宛在我们需要帮助之时伸出援手。」一周后立法院「台湾与波罗的海三国国会议员友好协会」会长邱志伟立法委员与立陶宛国会友台小组主席马塔斯.马尔德底基思(Matas Maldeikis)等也进行视频会议,邱委员称「台湾人民对立陶宛朋友的温情反应相当热烈,疫情过后必有许多人会到立国参访,盼持续深化两国在经贸、科技文化及教育方面之合作关系。」本年三月阿蒙奈帖部长已宣布在台湾设立代表处,疫情过后必有更多国人往访立陶宛,预期台立实质关系必将大幅增进。

 

   国人习惯上将立陶宛与北邻拉脱维亚及爱沙尼亚等并称为「波罗的海三小国」,殊不知三国的面积都比台湾大得多,立陶宛甚至是将近台湾的两倍大,人口两百八十万,也居三国之冠。三国同处波罗的海东岸,虽不同文也不同种,但三国人民个性相对温和,与邻近相对强悍的民族如日耳曼人、瑞典人、及俄国人形成对比,也因此彼此在历史上有甚多的纠葛。最北边的爱沙尼亚曾于十三世纪以后分别遭瑞典人及丹麦人征服而并入其版图;中部拉脱维亚命运更为坎坷,除与爱沙尼亚一样曾遭瑞典等征服外,并于十六世纪遭波兰-立陶宛大公国统治;而立陶宛则自古以来相对强势,公元一千年时立陶宛即开始出现于史书,一二四O年即已成立统一的立陶宛大公国,十四世纪以后更与波兰三度合并,在维陶塔斯大公执政期间(1392-1430)更是鼎盛时期,领土涵盖波兰、白俄罗斯、乌克兰西部。故立陶宛不但是波海三国中面积最大、人口最多,历史传承亦与其他两国大不相同。

 

   波罗的海三国在近代史上最后都成为俄国沙皇的禁脔,虽然在不同时期分别遭并入俄国,但三国虽经历历史上的悲情际遇,却始终保持其民族单一性,也保存独特的文化传承,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分别宣布独立建国。尽管三国在独立建国后励精图治,分别依其国情制订各项典章制度,惟形势比人强,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1939823日,纳粹德国与俄国签署密约,将波罗的海地区划分为俄国的势力范围,不久后三国分别于不同时间遭苏联吞并,直至半世纪后苏联解体,三国分别再次宣布独立建国。

 

尽管三国在脱离苏联五十年统治时期的命运及宣布独立的的过程大致相同,但立陶宛采取跟其他两国更为激进的方式反抗,当然也受到苏联最为激烈的镇压。立陶宛人继承维陶塔斯大公的精神,于独立过程中始终率先其他两国,采取各项争取自由的作为,当一九八九年三国都分别进行独立抗争活动时,立陶宛率先发起波罗的海之路(Baltic Way)三国人民一起的大规模和平示威活动,将近三国总人口一半,大约有250万人手牵手组成一个长度超过675公里的人链,由南向北穿过波罗的海三国,彰显并呼吁各国关心三国共同的历史遭遇,也受到全世界高度重视,而波海之路的起点就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陶塔斯大公教堂广场上,也是各国游客必访景点。

 

波罗的海之路示威后七个月,立陶宛率先宣布独立,成为首个独立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波海三国再度独立后除立即加入联合国外,并基于自由民主理念,极其自然地采取亲西方的外交政策,与美国及欧盟国家的关系大幅增进。基于战略考虑,波海三国几乎同时于2004年加入北约及欧盟,并自2011年启用欧元,充分融入西方国家阵营。波海三国因受限于国家、人口及经济规模,在全球化影响下都有共同的人口外移等经济发展方面的问题,爱沙尼亚人发明著名的通讯软件SKYPE,发展成为高度信息化国家;拉脱维亚仍拥抱农业发展的强项,基础建设相对落后;立陶宛则积极发展各项产业,基础建设完善,拥有其他两国没有的高速公路,各国际遇各有不同。另三国由于历史因素与俄罗斯关系至为敏感,虽处于现实的国际环境下波海三国都有共通的小国情结与无奈,但立陶宛在三国之中始终保有其独立的国际政治外交特色。

 

尽管波海三国均采民主共和/议会内阁制,总统为虚位元首,但由于三国的国会议员选举方式均不同,造成不同的国内政治文化及外交政策,虽爱沙尼亚及拉脱维亚的国会选举均采全数政党比例制,分别规划一百零一席及一百席国会议员,但其选举方式仍有不同。爱国采单一政党选票制度,相对单纯;拉国则采政党及候选人两票制,选民除选举单一政党外,另针对该政党候选人名单尚可以正面圈选(plus)或负面删除(cross out)任何数目的候选人,遭cross out的候选人将以负数计算其选票数,相当奇特。唯独立陶宛采取政党比例及区域选举并行制,一百四十一席国会议员中,七十席由政党提名比例产生,另由七十一选区选出绝对多数的候选人一名,两者独立,可分别选不同政党。立陶宛的选举制度跟我国相似,其国会议员未若其他两国受到政党牵制,也形塑其相对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对台湾相对友好,笔者派驻波海期间仅能到立陶宛国会演讲,其他两国国会相对保守,即使对我友好议员亦未敢逾越政党规范,针对增进与台湾实质关系之进洽案,动轧以向党鞭争取为由应付,最后往往无疾而终。

 

波海三国虽与俄国历史情结爱恨纠葛,普遍对俄国不存好感,但因地理位置及人口结构等因素,与俄国关系的拿捏重点仍有不同,爱沙尼亚及拉脱维亚均与俄国接壤,境内分别仍有百分之二十四及百分之二十八的俄裔人口,但爱国与北欧联系密切,经贸方面比较不依赖俄国;相较之下拉脱维亚在苏联时期被规划以农业为发展重点,迄今甚多农产品仍依赖俄国广大市场,另拉国政党林立,虽境内俄裔人士团结,且经济方面占尽优势,在历届国会大选均系最大党,惟未能超过半数,成为永远的最大反对党;加以拉国政府设下极高的语文门坎,从严限制俄裔人士取得拉国国籍,对拉国政党政治的正常发展甚为不利。相对之下,立陶宛西边邻波罗的海虽有俄国飞地「卡列宁格勒」,但东边未与俄国接壤,且因选举制度因素,境内俄裔人士未受到政治排挤,正常发展与俄国关系,故其外交手腕相对灵活。

 

   虽然波海三国于1990年初脱离俄国后经济普遍不佳,尤以拉脱维亚为甚,我国乃于1993年给予拉国经济援助,并在首都里加设立总领事馆,为当时唯一在无邦交国家中以正式外交机构设立代表处者。嗣中共大使馆不断地对拉国政府施压,几经磋商,两年后拉国政府同意我驻馆更名为「台北代表团」,并兼辖北边的爱沙尼亚及南边的立陶宛,驻处及人员皆享有相当层级的外交待遇。波海三国政府对我政策原则上配合欧盟政策,惟该等国外交部门顾忌中共,经常囿于「一个中国」原则,与我交往自我设限,对支持我加入联合国、WHO及其他国际组织案立场亦相对保守,以被动配合欧盟政策为主。

 

我国与波海三国在经贸方面相当互补,多年来我均维持高度出超情况,每年分别对波海三国出口额达一亿五千万美元以上,惟自波海三国进口较少,每年仅约数千万美元。我对波海三国出口主要为机械零件、手工具、运动用品、集成电路、计算机零组件、螺丝螺帽、纺织纤维、车床机、及印刷电路等,自波海三国主要进口货品为合金铁、钢铜材料及木材等。近年来愈来愈多国内厂商组团参加在该地区举行的各项商展,或组贸易团往访,我政府政策除进一步扩大波海国家市场外,亦欢迎波海优良厂商积极拓展台湾市场。

 

波海三国的国会均已成立友台小组,配合驻处推动各项双边关系,由于我与波海三国均奉行民主体制及崇尚自由民主理念,尤其均面临强大邻邦,有同病相怜感觉,多年来分别在科技、文化、观光、教育及其他方面之进行交流。自欧盟于2011年给于我国人免签证待遇后,加以波海国家消费相对低廉,最近几年来甚多国人前往波海国家旅游,立陶宛在我最需要的时机提供我国疫苗,国内甚多团体立即发起感恩活动,预料疫情过后将有更多国人往访。

 

波海国家过去一千年来在强邻环伺下仍然得以生存发展,除其民族文化底蕴深厚乃重要原因,相较于波兰首都华沙于二次大战中百分之八十五建筑物遭焚毁,三国首都老城维护良好,甚多特殊景点极具特色,仍保存数百年甚至更久之古迹,近年来吸引甚多外国访客,观光收入与旅居国外侨汇成为各国重要财源。另波海人民知足常乐,对外国人相当友善,人民酷好艺术,虽人口不多,仍然不乏本地歌剧创作,可见一般。各国每年暑假期间均举办各式各样的国际文化活动,拉脱维亚在森林深处辟建容纳十二万人场地,每五年举行一次合唱庆典,活动期间举国参与欢唱,充分展现其热爱艺术的民族特色。

 

立陶宛由于历史及国情等因素相较其他两国更为自由开放,外交政策更加独立自主,针对中国采取一般规模不大国家做不到的措施,例如本年年初宣布退出中国与中欧及东欧国家的17+1合作机制,谴责中共运用一带一路策略,透过包含部分欧盟成员国的合作计划「制造分化」,达到分裂欧盟的目的。立陶宛国会最近也通过一项决议案,谴责中国对新疆穆斯林少数族裔维吾尔人犯下「违反人道」和「种族灭绝」罪行,要求联合国调查中国在新疆设立的拘留营,同时要求欧洲联盟执行委员会检讨欧中关系。

 

我国国际处境相对艰难,在国际上宜广结善缘,当初我因经援拉脱维亚,而非拉国位处波海三国中间因素在里加设立代表处,立陶宛既已宣布规划在台湾设立贸易办公室,又在我疫情肆虐之际宣布援助我国疫苗,甚为难得。鉴于立陶宛非大型国家,具有独立自主的传统,复因历史因素崇尚自由民主,可摆脱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外交束缚,可作为我在欧州中小型国家推展互惠互利关系之典范,我政府宜适时宣布相对友好措施,在立国设立代表机构,以进一步推动我与立陶宛的实质关系。

 

 

 

 

 

购物车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