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德國國會選舉前內外情勢分析

2021年德國國會選舉前內外情勢分析                

Analysis of current domestic & international situation in Germany in the wake of its 2021 Bundestag election

 

中文摘要

 

德國將於今年九月舉行國會大選,將迎來後梅克爾時期。以目前情況觀之,聯盟黨與綠黨建立聯合政府的可能性最高。因綠黨對中國的立場較為強勢,況且在以往德國聯合政府中,第二大黨多半主掌外交,這也將會台灣比較有利。

 

2019年九月,德國政府也發表了戰略文件「印度太平洋指南」,並宣布該地區已成為德國外交政策的優先重點。德國也有意在今年九月份派護衛艦到印太地區巡弋,而梅克爾的對中政策路線:既批人權價值評又保障經濟利益,是否會有所改變,仍有待觀察。

 

Summary

 

Germany will hold the Bundestag election this September, which will usher in the post-Merkel period. Judging the current situation, the coalition between the Union Party and the Green Party is the most likely result. Since the Green Party has a stronger stance on China, and in previous German coalition governments the second largest party is mostly in charge of foreign policy, this could be beneficial to Taiwan.

 

In September 2019, German government also issued a strategic document "Indo-Pacific Guidelines" and announced that the region has become a priority of German foreign policy. Germany also intends to send frigates to the Indo-Pacific region in September this year. But whether Merkel's China policy, criticizing human rights values without sacrificing economic interests, will be modified remains to be seen.

 

關鍵詞

 

德國政黨 2021德國大選 中國與台灣

German political party, 2021 German Bundestag election, China & Taiwan

 

正文:

 

德國是歐盟第一大國也是世界第四大經濟體,將於今(2021)年九月舉行國會大選,在現任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連續四任16年執政後,德國將迎來一個新的後梅克爾時期。本文將從德國各政黨的立場來分析其內外情勢,而所謂外部情勢乃以印太地區為主

 

基督教民主聯盟/基督教社會聯CDU/CSU,聯盟黨)[1]

 

在當前全球治理的形勢,以及二戰德國的負面經驗影響下,尤其在2009年以來的歐債危機,以及2015年以來的難民危機,梅克爾政府都力挽狂瀾,成效非凡,德國更是西方世界價值觀的重要守護者。

 

在川普總統執政期間,不少西方國家與美國的關係不睦,導致一些美歐媒體甚至建議,梅克爾總理應該取代川普總統的全球領導地位,可見德國在國際上的重要性。自2017年德國大選後,執政黨CDU/CSU32.9%)再度與第二大黨SPD20.5%)組成大聯合政府執政至今,但這兩黨的得票率都是歷來最低。

 

近年來,由於中國的崛起與川普總統的反中政策,在20199月初,繼法國之後,德國政府也發表了戰略文件「印度太平洋指南」(Indo-Pazifik-Leitlinien),並宣布該地區已成為德國外交政策的優先重點。如今,德國是中國在歐洲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中國也是德國最重要的貿易對象,在梅克爾總理15年多的執政期間,她曾訪問大陸12次,可見雙方關係之緊密。

 

繼英法兩國之後,德國也有意在今年九月派遣護衛艦到印太地區巡弋。由於南海地區對於德國貨品運輸的重要性,與西方國家共同反中的立場,但因德國向外派兵的敏感性,及德方缺乏在該地區進行干預的意願,目前德國軍艦並不準備進入南海,故在印太區域的軍事培訓合作,與參加演習和港口訪問的可能性較大。

 

但另一方面,2020年底,在梅克爾總理卸任歐盟輪值主席的前兩天,她全力完成了「歐盟與中國全面投資協定」(EU-China 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Investment, CAI)的談判,並表示此乃歐盟朝向獨立自主的一步,拒絕了在美中之間選邊的立場。但在五月份,該協議已因人權爭議被歐洲議會凍結。

 

自拜登總統上台以來,梅克爾的態度有些轉向。她稱美國將是歐洲永遠最重要的伙伴,並主張與美國共同應對中國和俄羅斯,但仍願與中國保持良好關係,否則貿易和氣候變化等全球問題將無法解決,可見德方在美中兩大國之間採取中間路線的意圖明顯。

 

接替梅克爾的CDU主席也是總理候選人的拉舍特(Armin Laschet),現擔任德國最大邦北萊茵-西伐利亞邦(North Rhine-Westphalia)總理,曾任歐洲議會議員,國內外經驗豐富,有望勝選組閣,並承接梅克爾的外交與安全政策路線。這也就是在不犧牲經濟利益的情況下,批評中國和俄羅斯侵犯人權和其他侵權行為,同時深化與美國的關係,並促進歐盟發展。

 

2020年爆發新冠肺炎,聯邦政府處理得宜,支持度未受影響。直至今年3月中旬,CDU在西南部兩邦選舉中均大敗,主因該黨國會議員的賄賂醜聞,令其聲勢受挫。但在六月上旬,德東薩克森-安哈特邦(Sachsen-Anhalt)舉行選舉,這也是九月大選前最後一場邦選舉,可能因為該邦領導者的個人表現,基民盟再度獲得第一大黨的佳績(37%),大勝第二大黨AfD20.8%,增加了一些底氣。

 

綠黨 (Bündnis 90/Die Grünen)

 

1980年代以環保與反核運動起家的綠黨,目前行情看漲。繼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尤其是2018年氣候運動「Fridays for Future」的流行,週五逃課參加遊行,綠黨在2019年夏季,獲得了前所未有德國第一大黨的高民意支持度。

 

其黨主席貝爾博克(Annalena Baerbock)女士年僅41歲,六月中旬才獲得該黨98.5%的支持成為總理候選人,活力充沛,形象清新,主張歐盟在國防政策方面做出更強有力的共同承諾,必須更認真地對待威權國家,比如中國、俄羅斯與土耳其等,並反對與俄羅斯合建的北溪二號油管,還主張美國從歐洲撤出所有核武器。

 

雖然目前綠黨在德國國會仍屬小黨(8.9%),但近年來在邦議會的選舉中表現優異,已在16個邦政府中的11個參與執政,另還進入其他三個邦議會,也還有可能在九月大選中勝出並組織聯合政府。

 

社會民主黨 (SPD)

 

以工人運動起家的百年社會民主黨,目前面臨極大的挑戰。由於傳統貧困工人階級的萎縮,以及該黨的特色多已被其他政黨所取代,導致在過去幾年的地方選舉中節節敗退,一直都是第一或第二大黨的SPD,甚至已成個位數政黨。

 

該黨在60歲以上的族群中支持度最佳,在地理分布上,由於南部聯盟黨的實力強勁和東部左翼黨的成功,社民黨在這些地區幾乎難以施展,導致選民集中在德西和北部的新教區。該黨推出現任財政部長與副總理Olaf Scholz為總理候選人,也未見新氣象,在上述薩安邦的選舉中,SPD已排名第四。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

 

AfD是一個2013年成立的右翼民粹主義政黨,主要以反對歐盟起家,2015年梅克爾總理收容大量難民之後,該黨又以反難民為號召,聲勢一度高漲,但目前因難民問題降溫,支持度有下降的趨勢。

 

2014年,AfD首度進入歐洲議會,隨即也進入了德國所有16個邦議會,並在2017年聯邦選舉以12.6%的選票成為德國議會第三大黨。AfD已進入德國政黨可以參與的所有民選議會,其態勢已與聯盟黨與SPD兩大黨類似,也是大聯盟政府成立以來最大的反對黨。

 

由於AfD極右派的作為,其成員還受到德國憲法保障局(BVS)的監控,導致該黨提起行政訴訟。到目前為止,德國沒有一個政黨願與AfD合作,形成該黨在德國聯邦與地方政壇上獨行俠的特殊現象。

 

自由民主黨(FDP,自民黨

 

自民黨也有悠久的歷史,主張自由主義。2009年曾與CDU/CSU組織小聯合政府,但因梅克爾的支持度甚高,導致在2013年大選中未達5%的門檻。在聯邦議會缺席四年後,2017年自民黨以10.7%的支持率重返,但因不願與綠黨共組聯合政府,以至於與CDU結盟的一大兩小聯合政府談判告吹,目前在野。

 

由於FDP反共的意識形態明顯,因而與北京格格不入。鑑於中國對台灣的武力威脅,和對香港及維吾爾族的迫害,該黨已於今年五月的黨代會上刪除競選政見中的一中政策,並支持台灣人民決定自己的前途,乃德國所有政黨中的先鋒,這也是FDP小黨前瞻性與自由風格的傳統。

 

早在1990年代初,因西藏問題爭議,自民黨所屬的諾曼基金會(Friedrich Naumann Foundation)被中方驅逐出境,至今不得重返,目前正在台灣籌設辦事處,也是獨領德國各政黨基金會之風騷。[2]

 

雖然FDP的規模不大,但多次在德國政壇扮演造王者角色,曾各自與CDU/CSUSPD組織過小聯合政府。如今強人梅克爾將不再,有利自民黨的發揮,且過去FDP長年擔任外交部長,若入閣也將對台灣比較有利。

 

左翼黨 (Die Linke, The Left)

 

2007年成立,是原東德共產黨的後繼者,也是德國左派政黨的集合體,在德東地區的支持度不差,不但一直在五個德東的邦議會都有議員,目前也在圖林根(Thuringia)邦主政,還曾在布蘭登堡(Brandenburg)邦政府與現任柏林市政府聯合執政。

 

在德西地區,該黨也進入四個邦議會如漢堡與黑森(Hesse),現也與SPD在布萊梅市聯合執政。由於該黨濃厚的社會主義色彩,還一度遭到德國國安單位(BVS)的監控。

 

在聯邦層面,該黨反對武器輸出,主張裁軍以及美軍撤離歐洲,並撤回德國在外的駐軍與解散北約,因而極難也不願與其他政黨合作,局限了該黨的影響力。日前該黨高層領導人異動,是否會有新的可能性,還要繼續觀察。

 

綜合分析

 

綜上所述,德國今年九月大選乃聯盟黨與綠黨相爭的天下,目前兩黨的支持率接近。但自2020年中至今,聯盟黨的支持率從40%下跌至25.9%,相對的,綠黨卻從15%攀升至21.6%,一上一下之間對聯盟黨比較不利。

 

此外,泛左派陣營在德國逐漸式微,包含社民黨與左翼黨,不論在聯邦還是地方,該陣營都欲振乏力。由此可見,德國大黨沒落之勢不可擋,但因有5%的門檻規定,中型政黨林立的趨勢日益明顯。再者,由於德國各階層反中情緒仍高,這勢必影響未來新政府的對外政策。

 

依照最近五月份以來,德國十家民調公司對於各政黨支持度的調查,可大致推估大選的結果。因德國實行聯立式單一選區兩票的選制,民意可以十分完整地反映到國會的席次分配,況且各家調查的差距都只有1-2個百分點,可信度甚高,其平均值約略如下:CDU/CSU 25.9%、綠黨 21.6%、SPD 15.1%、FDP 13.1%、AfD 10.5%、左翼黨 6.8%與其餘政黨7%,而最後這7%因各該黨都無法進入國會,還會依比例計入其他政黨得票率以便分配席次。

 

依此,聯盟黨與綠黨結盟的可能性最高,這也將是唯一在德國新國會中,只要兩個政黨即可過半的聯合政府組合型態。2017年兩黨只因FDP不同意而組閣失敗,況且,在黑森邦和巴登-符騰堡邦(Baden-Württemberg)已均有兩黨結盟的邦政府運作,雙方默契甚佳。若此,因綠黨對中國的立場較為強勢,況且在過去德國聯合政府中,第二大黨多半主掌外交,因而這也將會對台灣比較有利。

 

此外,因CDU/CSUSPD的大聯合政府已無法過半,再加上此一聯盟的支持率下降,故不太可能出現與FDP的結合。再者,FDP也較不支持與綠黨及SPD的聯盟,因前兩者在經濟發展與環保政策等議題難以協調。因此,除非聯盟黨與綠黨的結盟不成,才有可能出現上述兩種聯合。

 

參考文獻

 

Diskussion über Ampelkoalition im Bund : Spiel mit Risiko, https://taz.de/Diskussion-ueber-Ampelkoalition-im-Bund/!5755130/.

 

Deutschlandfunk, Ampelkoalition im Bund: realistisch oder Träumerei?, 15.03.2021

 

Schwarz-Grün, GroKo oder Rot-Rot-Grün? Mögliche Koalitionen nach der Bundestagswahl 2021, https://www.bundestagswahl-2021.de/koalitionen/.

 

Steht die Ampel auf Grün? https://www.deutschlandfunk.de/der-tag-steht-die-ampel-auf-gruen.3415.de.html?dram:article_id=494105.

 

Annalena Baerbock: Aus Pattensen ins Kanzleramt? https://www.ndr.de/nachrichten/niedersachsen/hannover_weser-leinegebiet/Annalena-Baerbock-Aus-Pattensen-ins-Kanzleramt,baerbock180.html.

 

Endgültiges Ergebnis der Bundestagswahl 2017. In: bundeswahlleiter.de.

 

Uwe Müller: Die Linke – Wir sind Rechtsnachfolgerin der SED. In: welt.de. 29. April 2009

 

Barkin, Noah (18 January 2021). "Armin Laschet Is Merkel's Most Likely Successor. Is He Too Gemütlich?". Foreign Policy.

 

Annalena Baerbock: Die mit den Grünen tanzt. In: nordbayern.de. 20. April 2021.

 

 

作者:湯紹成 Tang Shaochneg

 

職稱:政大國關中心兼任研究員

 

 



[1] CDU的姊妹黨CSU只限於南部巴伐利亞邦(Bavaria),在當地連續執政逾60年,政治傾向比CDU更加保守。目前CSU在聯邦政府有三位閣員,在國會也有46名議員,兩黨合作關係甚佳,故以德國通用的聯盟黨(Union)CDU/CSU來統稱兩黨。但在德國其餘15個邦都只有CDU,因而此兩名稱必須交互使用。

[2] 進入德國國會的每一個政黨,各依其所占席次比例,都可獲政府相關部會支助成立一個基金會,但因基金會都獨立運作,故均具半官方性質,茲分列如下: Konrad-Adenauer-Stiftung CDU, Friedrich-Ebert-StiftungSPD, Friedrich-Naumann-Stiftung für die FreiheitFDP, Heinrich-Böll-Stiftung(綠黨), Hanns-Seidel-StiftungCSU, Rosa-Luxemburg-Stiftung(左翼黨), Desiderius-Erasmus-StiftungAfD)。

 

購物車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