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层真要对台动武吗﹖

中共高层真要对台动武吗

美国史丹佛大学学者梅惠琳博士针对中共武力犯台议题外交事务》期刊Foreign Affairs7/8月号发表专文指出现在美国在研究中共是否具备足够军事能力「武统」台湾时,必须考虑一个新的现实,那就是即便美国军事介入中共也有能力与意愿对台湾进行武统。梅惠琳在文中强调,对美国而言,这是30年来华府在评估台海局势时,首度必须认真考虑中共使用军事手段在短时间内统一台湾之可能性。

梅惠琳是美国年轻学者中长期聚焦台海事务及中共军事相关议题者,她对两岸关系与台海情势所提之观点与建议,令人印象深刻。这次梅在外交事务期刊所发表之专文,对于美国要如何预防与制止中共军事犯台之蠢动分就军事政治与外交三个层面提出甚为具体之建议在军事层面梅指出美军必须加强拒止解放军入侵台湾之吓阻力量,包括在关岛、日本、菲律宾部署更多导弹发射器、无人攻击机、射程更远之反舰飞弹等,以及增加对区域内情监侦设施的投资建设力度在政治层面,梅认为美国必须让中共清楚认知到倘若其以武力进犯台湾,将导致目前北京倾全国之力追求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此一中国梦之实现变得遥遥无期在外交层面,梅强调若要成功在政治层面说服北京其侵略台湾的代价将是中国梦的破灭,美国必须结合各个盟国,共同承诺一旦北京以武力侵略台湾时,各国将对中共采取经济、政治及军事上之制裁。

梅文同时对中共可能采取武力犯台之行动内容、习近平倾向采取武统方式解决台湾问题等看法进行说明,但梅对此等问题之主张则须探究厘清。

武统、以武促统、遏制台独

中共对台军事行动战略指导原则可概分为速战速决、以战逼和、围而不攻三者三者主要差异不在共军作战能力之强弱,而在追求的战略目标不同。速战速决是为武统,就是完全以军事手段解决台湾问题以战逼和是为以武促统,是以军事作为实现和平统一之主要手段但非直接以军事手段实现统一﹔围而不攻是为遏制台独」,是以军事手段吓阻台湾步向台独,而非追求两岸立即统一。

在此三类战略指导原则下,共军执行不同之对台军事行动模式。倘若战略指导原则是追求武统之速战速决,共军作战模式即是一般耳熟能详的「直取台北」、「首战即决战」、「饱和式攻击」等。在此作战模式下,多数台湾民众相信在共军侵台初期台湾就可能遭到解放军大批导弹及远程火箭之火海攻击﹔若是北京采取以武促统之以战逼和,共军作战模式就不是直攻台湾北部,可能是攻占特定外离岛,制造台湾内部恐慌,再逼迫台湾政府与北京展开以两岸统一为目标之政治谈判。在此作战模式下,远至东沙岛、太平岛,近至澎湖,都有可能是共军攻占的目标﹔若是北京采取以遏制台独为主之围而不攻,那么共军行动就不会直接以武力进犯台湾,而是以军事行动压缩台湾周边海空域防御纵深并削弱台湾所能获取之外援为主。围而不攻主要目的在遏制台独而非实现立即统一,以军事包围行动对台湾政治领袖形成吓阻,使其不敢作出直接逾越中共对台主权主张所划设之红线的决策。最低程度围而不攻便是当前共军机舰频繁出没台湾周边海空域压缩国军海空防卫纵深之举动,最强者则是对台实施封锁。当共军对台围而不攻之强度升高成为封锁时,依中共辩证式决策思维视之,其追求之战略目标可能随情势变化而改变,封锁亦可能随着战略目标改变而成为攻台军事行动之前奏。

美军以执行「自由航行」任务为名介入台海冲突

北京当局相信,对台军事行动采取速战速决或以战逼和,都会遭致美国直接军事介入,因为这两项行动都会实质改变台海现状,美国必须有所反应才能在亚太地区继续扮演领导角色。但是北京认为美军在共军各类远程打击火力威胁下,不致直接派兵参与地面作战,而是会用确保国际航行自由与安全名义,凭借海空优势控制宫古海峡及巴士海峡,阻止共军机舰进入西太平洋对美军执行反介入作战,并压缩共军对台军事行动局限在台湾本岛西部滩岸,这是国军反制共军犯台之防卫作战力量最强的场域,这也是美方不断协助国军强化自我防卫作战能力之主要考虑。另外美国确保国际航行自由与安全之要求,也能够说服区域内其它国家采取一致行动,派遣海空兵力参与以美国为首之「自由航行」任务,对中共武力犯台形成多国联合军事反制之压力。

近期以来,在美国积极倡议下,G7峰会美欧盟峰会美日峰会、美韩峰会、日澳2+2会谈等重要国际场合皆发表声明强调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这显示台海和平稳定为各国关切之共同利益。若中共对台湾采取军事侵犯行动,各国可能呼应美国「自由航行」任务之号召采取必要措施,以确保区域内航行自由与航运安全。

中美争夺宫古海峡巴士海峡控制权

因此共军相信一旦对台发起速战速决或以战逼和之军事行动,成败关键将会是中美两军争夺宫古海峡与巴士海峡之控制权。共军若能藉由海空联合作战及岸基远程打击火力支持下成功夺控此二海峡,对台军事行动便操胜算倘若此二海峡被美军掌握,那么就会如同梅文所言,共军在无法阻止美军介入下,只好宣称已取得某种形式之胜利后自行收兵,继续等待未来之用兵时机了。

因此中共对台要采取武统以武促统」,不仅仅是领导人意愿问题更涉及到共军从事速战速决以战逼和之能力问题而共军对台作战能力之关键不在能否成功登陆台湾本岛而在于能否成功夺控宫古海峡及巴士海峡。若共军成功掌握此二海峡并将海空兵力投射至西太平洋,展现出对美军进行反介入作战之能力,美国在无法顺利军事介入台海冲突之困境下,应会放弃军事手段,改采政治外交协商途径解决冲突,如此一来,北京便能够透过谈判之方式逼迫台湾接受和平统一之政治安排。即便台湾仍拒绝谈判,共军也可以在无美军介入的情况下取得对台军事行动最终胜利,实现武统目标。倘若中共对台动武的结果是无法阻止美军介入最终铩羽而归,那么台湾在战后必然会更明确地走向分离之路,则中共未来除了武统之外,再无其它实现两岸统一之选项。

习近平认为武统不利长治久安

这也是中共上一代领导人胡锦涛在2005年用制定「反分裂国家法」来疏解内部要求立即武统台湾之压力、以及当前习近平仍以「促进两岸融合追求两岸和平统一」作为其对台政策主轴之主要考虑。共军会采取何种对台军事行动模式取决于中共最高领导人欲追求之目标,以及据此目标决定之军事战略指导原则。梅惠琳的文章主张习近平已清楚展现其欲解决台湾问题之企图心、对国家主权的立场愈趋侵略性、以及命令共军增加在台湾周边的活动等,梅文也强调习刻意鼓动大陆内部之民族主义,并且允许共党内部讨论武统台湾问题。梅并认为习近平希望将解决台湾问题实现国家统一,作为其留给下一代领导人之政治遗产。

事实上,习近平确实想要将实现国家统一作为他留给后世之政治遗产。他在2019年元旦提出之「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讲话中,即明白指出「在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进程中,台湾同胞定然不会缺席」、「台湾问题因民族弱乱而产生,必将随着民族复兴而终结」。习近平在其提出的「两个一百年」中,更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中国梦的时间点明白列在2049年此一中共建政一百年、即习所提出之第二个一百年到来之时。

但此并不意味着习近平倾向采取武统方式来解决台湾问题。习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讲话中表明,「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实现国家统一的最佳方式,「有利于统一后台湾长治久安」。这显示习近平深知,若采取武力途径实现统一,台湾将长期成为中共政权必须花费力气维稳之地区。换言之,中共若以武力统一台湾,将会是制造一个长期存在反抗中共统治势力的动荡之地。这也就是梅文所指出的,将会造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之实现变得遥遥无期。另外习在「讲话」中也指出,使用武力「针对的是外部势力干涉和极少数台独分裂分子及其分裂活动」,此意味着在习近平对台政策中,使用武力之目的并非实现国家统一,而是遏制台独分裂活动。

习近平压制内部武统言论

因此习近平才会在当前两岸关系不睦之际,仍然坚持以促进两岸融合之方式来追求和平统一。梅文所指的习近平加大对台军事威胁力度,命令共军机舰活动更接近台湾本岛,其实并非是习个人倾向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实现国家统一,而是用军事手段来遏止台湾走向独立。习近平无意武统台湾在去年底中共「全国台湾研究会」会长汪毅夫公开宣称「绝对不能容忍全面妄议中央对台大政方针、全盘否定对台工作成绩」,即可看出。汪毅夫接任全国台湾研究会会长系习所嘱意,且汪在去年小英总统顺利连任导致大陆内部出现和统无望只能寄望武统的声浪高涨之际,公开说出不得妄议中央对台大政方针之语,其实就是展现习近平不认同武统之对台政策立场。在汪说出此语后,中共官媒、涉台机构与学者间再无出现武统言论,取而代之的是符合习近平对台政策之「以军事手段遏制台独」、「促进两岸融合追求和平统一」的主张,同时中共官媒对于台美军事合作问题,一改过去批判系台湾当局「以武拒统」之用语,改而宣称是台湾企图「以武谋独」。梅文对此恐有未明之处。

不需让尾巴摇狗

综言之,当前共军已具备一定程度之现代化联合作战能力,已是不争的事实。共军实力纵然尚不足与美军匹敌,但在对台军事行动上,共军可以凭借陆基远程火力和战场情监侦能力,对美军形成局部性之战场地缘优势,此优势对美军而言,则意味着愈接近台湾,其遭受共军远程火力打击之威胁愈大。这是梅文主张美军必须在台湾周边部署更多远程反制武器、以及中共会倾向武统台湾之立论根据。但对习近平而言,解决台湾问题并非单纯之军事问题,而是纠杂着中共内部政局稳定与政权维系、中美对抗、民族复兴等内外因素。中共领导人向以「大局」观点作为决策之依托,当前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所处之大局是妥善处理中美关系、确保周边安全环境和平稳定以延续国家发展战略机遇期、以及追求在本世纪中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中国梦。台湾问题在此大局中,并非迫切需处理之议题,只要台湾不逾越反分裂国家法划设之红线,便不会影响到中国所处之大局,对习近平而言,就没有需要采取军事手段武统台湾之动机。用西方谚语来说,便是「不需要让尾巴摇狗」。

马振坤

国防大学中共军事事务研究所所长

购物车

登入

登入成功